关于闲书的名人名言

经常有学生问这样的一个问题:该不该看闲书?有位同学曾经这样说:在小学时,我课余常看各种小说、科普书,常向同学介绍情节与感想。那时,我各门功课的成绩都很好,几乎都是100分。不过,我这个被同学们公认为会学习的学生,在老师和父母那里得到的评价却颇低。他们认为我读课外书,是“超前学习”,是凭小聪明,脱离实际不踏实,今后成不了大气候!

考入中学后,父母加大了对我的“管教”力度,不准我再看“闲书”了。我开始规规矩矩地学习——上课认真听讲,课前预习课后复习,一门心思地读书偶尔进书店,也只买与课程直接相关的辅导读说,无关的“闲书”则再也不敢买回家了。这样的学习,我的感觉是越来越累,越学越死板。只会跟着老师一课一课地学,一步一步地解题!现在,我的学习成绩尚算稳定,排名总在班组前5位,对此,父母称赞说:“现在这样学习比较踏实,坚持这个方向,考重点高中问题不大了!”他们满意了,高兴了,我却感到好困惑:学得这么累,视野这么窄,又一点没有生气——这样的学习方法竟然是对头的?我不明白。

到底该不该将学习的视野拓宽?这个问题涉及到学习方法的择取。一般来说,有两种方法:“一个办法是按部就班的;一个办法是渗透的”。“中国的传统教育方法是按部就班的学法,这确实有它的好处。但是还不够,还需要渗透性的学。什么叫渗透性的呢?就是在你还不太懂的时候,在好像乱七八糟的状态之下,你就学到了很多东西。”  杨振宁为些建议:应当重视渗透性的学习法。他说:“不要怕不按部就班的学法,不要怕渗透性的学法。因为很多东西常常是不在知不觉中,经过了一个长时期的接触,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懂了。这个学习方法是很重要的。它能开拓自己的知识面,使自己的知识宽广化。”

冰心曾经说过:读书好,多读书,读书好。我们随着年级的增长,读书的要求越来越高,可惜时间却越来越短。

现在高年级了吗,那些低年级的读物不再适合我了。每当我想看我喜欢的书时候,耳边都会传来熟悉的声音再说:“快点做作业!”我只能在这道声音的催促下,赶紧做作业。

随着时间越来越长,一个念头慢慢地在我的小脑袋里滋生了……

一天下午,我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地把旁边的书架上的一本《城南旧事》打开,塞在作业本底下作业本慢慢往下啦,直到能看到一行字为止。一看见那一排字,像一个个小精灵一样,还有着一个独特的书香味,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,但我也不敢全神贯注的读下去,生怕被妈妈发现。一双小耳朵仔细地听着妈妈的一举一动,小心翼翼,担心一个不小心被妈妈发现了。

读着读着,我那顺风耳似的小耳朵听到一个熟悉的脚步声,我连忙把作业本往上拉直到盖住下面的书为止,然后拿着铅笔仔细的阅览一到题目。这时妈妈走过来看见了说:“作业写得真认真,如果能写得快一点那就更好了。”说完便走了出去。

我心中暗喜,还好妈妈没注意,要不然可就惨喽!妈妈走了之后,我又看起了闲书。心中有想起一件事:如果,作业做得太慢又不太像,现在还是先做几道题再说吧!

我想完就做,刷刷的几道题目做完了。不知道是外面的声音还是我的幻听,耳边时不时传来噪音。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,妈妈说道:“吃饭了,吃完再做作业吧!”我心想着:原来刚才那声音是妈妈在炒菜呀!想完以后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去洗手吃饭。

在我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,妈妈走进了我的房间,好像要检查我的作业。我心里暗说这不好,按照妈妈以往的习惯她一定先拿起本子检查的,这样一来不就会发现我看闲书了吗?

在妈妈马上就要发火之际,我悄悄的放下筷子,慢慢地走出门外,立马跑向外面,可耳边也隐隐传来妈妈在说那些不专心做作业之类的话。

我在外面以求暂时的平静,准备好回去换批评的准备。

精彩内容 每天更新

欢迎分享